阿白

只嗑忘羡,拒绝配平和拉郎

含光君:以后的每一个明天都是有魏婴的明天……幸福到开花。

老祖:zZ~~



神仙爱情的美好画不出来气到摔笔。(

书、剧、广播剧反复刷,他们真是太好了呜呜呜

——兄长,我所知的魏婴,和你们所知的魏婴,还有世人眼中的魏婴,也是完全不同的人。


(这兄弟俩滤镜都够厚的……)

前世老祖喜欢丢花给含光君一定是跟隔壁鬼王学习了,把含光君当神像要供奉鲜花给他!(所以前世他虽然喜欢蓝湛但心思完全没往那方面想,丫根本没把蓝湛当成一个也会喜欢人的男人,才那么不开窍吧?蓝湛,惨。)

(番外8完)夷陵游戏制作组

藏?

魏无羡搜肠刮肚绞尽脑汁也没想明白,小声问道:“呃,蓝湛,怪我听学的时候不认真,你家说把一个人关起来和把一个人藏起来……有什么天大的区别吗?”

蓝忘机:“……”

给两人制造了独处空间的蓝曦臣其实一直在默默关注那边的发展,听到蓝忘机鼓起勇气表白心意却换来魏无羡满脸不解的疑问,险些笑出声,忙握拳抵住唇遮掩笑容,心道忘机虽说性子闷了些又不善言辞,可这魏公子也实在不开窍啊。


蓝曦臣清清嗓子,走到蓝启仁面前柔声劝道:“叔父,我看忘机所言,并不是没有可能啊。”

蓝启仁被他挡住了视线,板住脸抬头斥他:“你也信了他的胡话!他在百凤山做出那种事不说,还敢提那种荒唐话,你身为兄长,不劝他迷途知返,还煽风点火?”

蓝曦臣道:“叔父,射日之征时他们确实常有争执,但是战时人心浮躁,争执两句也是难免的。如今他们误会解除,这段时间忘机时常外出,其实是去了夷陵见魏公子……而且叔父你想,寻常人若是误会有人要拘禁自己,不说避而远之,至少也该保持距离吧?可我观魏公子待忘机确实与旁人不同……”

听学时,魏无羡对蓝忘机的死缠烂打蓝启仁也有所耳闻,可一并忆起的就是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的胡言乱语胡作非为,顿时胸口更觉气闷,恼怒道:“忘机他究竟是何时起了这种心思!”

蓝曦臣想到那对凭空出现的兔子与那一年母亲居处玉瓶中带茎的莲蓬,猜测道:“……我原也不知,如今想来,或许……也是年少倾心吧。忘机大概很早就明了自己心意,难怪他后来一直郁郁寡欢,不只是因为心意不能相通,也是因为不知魏公子是迫于无奈才弃了剑道,时刻忧心他立于风口浪尖有粉身碎骨的危机吧……”

年少倾心……

蓝启仁闭目轻叹,似乎是陷入回忆之中,不再开口。

——忘机,兄长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蓝曦臣在心里感慨的同时,江厌离这个做姐姐的,也觉得自己有这样两个弟弟实在太难了。

江澄道:“阿姐,你拉着我干什么?”

江厌离道““阿澄,你坐下。”

江澄道:“我是去把魏无羡拎过来,你看他那像什么样子!坐没坐相动手动脚,也不怕等蓝二公子能起身了真把他抓回云深关起来!”

江厌离道:“阿澄,阿羡有没有对你说过他是怎么看蓝二公子的?他们读书时真的就是游戏里那样相处吗?”

江澄知道他姐是在说之前温宁录播时的云深求学剧情副本,撇了撇嘴心道藏书阁更过分的春宫图事件还没放出来呢。

他道:“是啊,魏无羡嘴上说蓝忘机这个人没意思透了,可人家越不搭理他他越来劲,亏得姑苏蓝氏涵养好,再怎么生气也就罚两下尺子,不然他哪能全须全尾的回云梦?”

江厌离道:“果然是阿羡先招惹的人家……”

江澄道:“就是啊!”

江厌离道:“蓝二公子要是真能把阿羡带回去就好了。”

江澄道:“是啊,那就糟了——不是,姐你说啥?”

江厌离道:“阿澄你可真是愁死我了……”

魏无羡趴在静室地板上敲敲打打。

聂明玦每次闭目睁眼后就见到不能理解的画面,满腹疑团问道:“怀桑,上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聂怀桑正津津有味地看戏,见大哥醒了忙收敛笑意答道:“也没什么,刚才游戏里的含光君把魏兄带回云深不知处了,魏兄嘛现在就是在含光君的屋里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聂明玦道:“他在找何物?”

聂怀桑道:“我们这边的魏兄也问啦,可是含光君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回话。就只是下了指令让‘魏兄’在静室翻箱倒柜,然后又开始敲地板……”

不消片刻,魏无羡在静室角落那只香几边翻起一块板子。

“含光君房里的藏私密地!”

“这可真让人吃惊,那个小地窖里藏着什么?”

“里面有只带锁的木匣……”

“‘魏无羡’刚才找了半天就是在摸这只木匣的钥匙?”

魏无羡盘膝坐在地上,一手支颔,一手捻着钥匙,一向神采飞扬的桃花眼半阖,凝视着木匣星眸微转。

——只要蓝忘机一个指令,游戏中的魏无羡就会打开它。

“木匣上锁,必定是藏着不愿暴露于人前的秘密,难怪含光君都要犹豫了……”

“应该也不是骇人听闻的事,不然含光君完全可以不理会,等时间到了游戏自动失败就行了吧?”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没挖出来也就算了,这都摆到眼前了,真是让人好奇得紧!”


魏无羡倒更好奇为什么未来自己连含光君静室的暗格都知道还做进了游戏里,不过他也不想蓝湛为难,劝道:“你要是不想打开就不要勉强啦。”

他顿了顿,又道:“再多试几次肯定能通关的,不一定非要用这个办法投机取巧。”

——多试几次,就有可能看到那些蓝忘机甚至不愿提及的画面。

蓝忘机掌心传来细微的疼痛。

是他无意识蜷起手指时,牵动了自己之前留下的伤口。那些伤口已经被另一双手仔细清理过,细细撒了药粉,正用干净的布料包裹着。

一双时时握住陈情藏起掌心的手。

蓝忘机当时很想反握住那双手,一直都想,可他做不到。

那双手曾也主动递来,而后被蓝忘机一句旁人打开。等他知道了那两个字眼戳到心上有多疼,才后悔没有早一步伸出手去,握也好,牵也好,扶也好,只要魏婴还愿意接受,怎么样都好。

可他不愿。

蓝忘机三番两次地劝说有些事根本是无法控制的,其实不过是深有体会——爱意是,吻也是——所以他拧住那双手强硬地按到树上……而后清醒过来落荒而逃。

是他的错,他早就应该坦白的。

“打开吧。”

木匣里只有一张卷起的画轴。魏无羡将它拿出,展开,久久没有言语。

——由于视角关系,看不到那上面画了什么,而此时,进度条又一次走完了。

一个提着食盒的影子映在门上,刚做了个解开禁制的动作,门就被唰得拉开,魏无羡大笑着跳了出去,扑了蓝忘机满怀。

蓝忘机提着食盒的手僵在半空中,举也不是,放也不是。

魏无羡的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让他动弹不得。

魏无羡:你带我回来,是因为想保护我?

蓝忘机:……是。

魏无羡:为什么?

蓝忘机:……

魏无羡:蓝湛!

蓝忘机:……

魏无羡:蓝忘机!

蓝忘机:……

魏无羡:含光君!

蓝忘机:……

魏无羡: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蓝忘机:……?

魏无羡:我也是!

蓝忘机:?

魏无羡:我也喜欢你!!我发誓我不是什么一时兴起也不是像以前那样逗你玩儿,更不是因为感激你。总之什么别的乱七八糟都没有,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爱怎么来就怎么来,我都喜欢!

蓝忘机:!

魏无羡: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没法离开你,随便怎么你。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食盒终于落到了地上,蓝忘机已猛地将他抱紧,堵住了他的嘴。

——任务完成,恭喜通关。

云梦双杰很有默契地一齐摔下了座椅,不过表情却是天差地别。

江澄双眼圆瞪,嘴张得像是被鸡蛋噎住。

魏无羡这辈子都不知道什么叫脸红,可他现在全身滚烫手脚发软,眼神没有自觉地朝身边那双雪白的靴子瞄去。

一双同样雪白,缠着绷带也修长好看的手递了过来。

围绕着蓝忘机的光带解除,他起身朝魏无羡伸出手,而魏无羡也下意识地抬起手——伸到一半却又停住了——

蓝忘机几乎是提着魏无羡把他抱了进去,又反手唰得拉上静室的门。

黑屏上最后的画面渐渐暗淡,最终和音乐一起散去。

魏无羡在心底把未来那个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到底关门干啥了!这还不如不关呢!

他又望一眼含光君那张依旧平静,玉相般年轻俊美的脸,羞愤道:“蓝湛你……都不会脸红的吗!”

蓝忘机握上魏无羡的手将他从地上拉起,动作小心青涩地把他按入怀中,又低又磁的声音透过紧贴的胸膛从一颗狂跳的心传入另一颗同样鼓动的心:“……脸看不出,听心跳。”

——本次测试已完成,测试人员即将归位。

那些在坐椅上一动不动直接懵逼的人,以及动弹两下又静下来的,还有惊得跳起来到处瞎跑的,都一个个的被送了出去。

他们还没被送出去,大抵是因为两个人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却紧密相拥不留一丝空隙。

魏无羡大概也是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词穷,有些想笑,又有些慌乱,试探着挣了挣也没挣开,扣在身上的手臂反而抱得更紧了。

“蓝湛……”

“……”

“我们也出去吧。”

“……”

魏无羡抬手回抱住蓝忘机,趁机在他脸颊上啄了一下,说道:“我们早些出去,你、你也早些来找我,好不好?”

他忽然闷笑起来,软着嗓子调笑道:“要是出去太晚,你叔父怀疑我们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岂不是要罚你?那我可就不知多久才能见你啦!”

蓝忘机一只手扶上魏无羡后颈,不让他有机会退开,摸索到他唇上克制着印下一个轻柔辗转地吻,分开时在魏无羡下唇上轻轻咬了一下。

魏无羡双眼骤然明亮,似是有千言万语要喋喋不休地道来——

蓝忘机终于抢先一步,在还彼此交融的急促呼吸中吐出两个字:

“等我。”




——————

啊,总算写完了,头秃。

开头是认真写穷奇道剧情的,后来只想写甜甜的忘羡了!

不太会写老祖羡,所以这个设定里两人关系开头就已经改善了,忘羡两人只有撒糖的份!

——游戏里那个也不是正版老祖羡,是婚后羡cos的,所以跟含光君有关的剧情和对话有很多彩蛋!

那张画卷上画了啥我没想,本来是觉得藏书阁那张画像,不过还是留白吧。反正是能让魏无羡一眼就明白蓝忘机心意的画面~也许哪天我想到了会画一下……

(番外7)夷陵游戏制作组

这里提一下,游戏是千年后做的,玩家都知道忘羡是一对,所以这个隐藏剧情其实是解迷关卡,不是含光君学金子轩大喊:“不是的,不是把你关起来,是我,是我想把你藏起来,是想保护你!”就能通关的!

——————

这段时间被蓝湛惯坏了,魏无羡也摸不准这边这个蓝湛到底有没有放弃把自己带回姑苏关起来的想法了,想跟他生气又怕冤枉了人,憋屈半天也没想好该怎么样,暗暗吐槽道:把我带回去关起来不就是目的吗?还用找?

半天没人理,魏无羡哐哐哐砸门,边砸边喊:蓝湛!蓝忘机!含光君!蓝二公子!蓝二哥哥!你到底想干嘛!

魏无羡:你是不是要把我饿死在你家!

魏无羡:你这么没礼貌你叔父你大哥知道吗!

魏无羡:有——没——有——人——啊!!

“含光君怎么还不行动,夷陵老祖这也太吵了……”

“游戏画面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啊,底下怎么有个条?”

“还是进度条吗?”

“这条上没字啊,走得也挺快的,哟,快到头了。“

蓝忘机提着食盒打开门,单手就拽住了想跑的魏婴。

魏无羡:蓝湛!你松手。

蓝忘机:……

魏无羡:我不跑了你放手。

蓝忘机把人拉到案边按着坐下才放手,从食盒中取出一盘盘红的辣眼的饭食。

魏无羡:干嘛,断头饭?

蓝忘机:不要胡说。

魏无羡:这里是什么地方?

蓝忘机:……

魏无羡:有什么不能说的,一看就是你的卧房嘛。

蓝忘机:……

魏无羡 :你想请我来你家做客好好说呀,我又不会不给你面子!

蓝忘机:食不言。

魏无羡:好好好,我吃饭,不过我还有事,吃完我就得走了啊。

蓝忘机没说什么,当着他的面出了静室把门一关灵力一封,气得魏无羡跳起来狠狠踹门。

走远了的蓝启仁一副喘不过气随时会厥过去的犯心病模样,蓝曦臣担心地望了叔父一眼,对蓝忘机道:“忘机,你打算怎么做?”

蓝忘机道:“兄长,我……我不知。”

蓝曦臣看了他好几眼,才道:“你不知?”

蓝忘机眼神稍暗,涩声道:“如果我不知真相,还是把魏婴带回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

蓝曦臣笑容有些僵,道:“忘机,那个‘你’并不是你,你无需为此忧虑,而且,这游戏里必定有他自己的答案才会叫你找出。”

魏无羡:我要给金凌做个法器,回去还有的忙,没时候陪你玩!蓝湛你别闹了!快放我出去!

——‘蓝忘机’出去后,游戏画面下新的进度条又出现了,速度依旧很快,而‘魏无羡’也放弃砸门,开始翻蓝忘机的书案,大概是想看看能不能找些符纸朱砂画破解禁制的符篆。

静室的门被打开,夕阳余晖洒进屋内,蓝忘机又提着食盒出现在门口。

魏无羡道:“那个进度条一走完含光君就给我送饭来了?游戏里的时间流逝变快了。”他突然觉得肚子有点撑……

魏无羡:拿走,我不吃。

蓝忘机不理他,只是把中午的食盒收走就要出去。

魏无羡忙拦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蓝忘机一脸平静地把他塞回门关起来:你自己想。

魏无羡实在坐不住了,顶着泽芜君的视线蹭了过去,蹲在含光君面前尴尬的笑了笑,对上蓝忘机那张看不出表情的脸问道:“蓝湛,那个游戏里的你怎么回事儿?”

泽芜君微笑道:“魏公子,你坐这里吧。”

蓝曦臣起身把位置让给魏无羡后,还把边上的蓝氏门生一起唤走了。

魏无羡不知泽芜君怎么突然改了态度,按礼谢过,盘腿坐上了座位,身子一歪就靠上了包围蓝忘机的光带,那光带看着没实体,摸起来却软和又有弹性,触感奇好。

魏无羡道:“蓝湛,你说话呀。”

“我也不知。”

借着开口说话时的细微动静掩护,蓝忘机悄悄把坐正的身体往他那边偏了偏,远远看去就像魏无羡直接靠在了他肩头。

魏无羡道:“含光君,这个隐藏剧情,好像游戏方法不太一样,可能不会暂停的,你试着给游戏中的我下个指令看看?让他把金凌满月礼需要的材料写在纸上。”

蓝忘机道:“好。”

被蓝忘机气到,魏无羡摊开双手气呼呼地躺在地上,打了个滚又不甘心地爬起来,伏到案上扯了张纸写写画画。

魏无羡道:“果然可以!那蓝湛我们就不用想那么多,我在你这里做完银铃,然后你直接带我去金麟台,就算找不到隐藏剧情里这个含光君的目的,我们应该也是能避开穷奇道剧情直接通关的吧?”

蓝忘机道:“不会。”

魏无羡道:“为什么不会,完美通关无外乎就是避免所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金子轩和我都不出事,想送金凌的礼物没有被毁,还有哪里不完美吗?”

蓝忘机摇头道:“你想要亲手送给金凌的,不是吗?我,游戏里那个我,不会带你去金麟台的。”

魏无羡诧异道:“可你之前不是说会带我去吗?”

——进度条又结束了。

天色完全暗下来了。接近亥时蓝忘机出现在门口。

魏无羡把写好的清单丢过去:你不让我出去,那就把这些材料给我弄来,这总可以吧。

蓝忘机:好。

魏无羡:乱葬岗怎么办,我不能离开太久的,你要关我多久!

蓝忘机:我会照看。

魏无羡:那金凌的满月礼,你总得让我去吧。

蓝忘机:……不。

魏无羡:你怎么这样??明明是你自己说要带我去的?

蓝忘机:亥时到,休息。

——画面渐黑,出现了二十页黄历,第一页化为碎屑消去,最后一页正是金凌的满月礼那日。

这倒很好懂,就是说这个隐藏任务是有二十天的时间限制。不过细算起来,游戏里一天也就一炷香的时间,其实并没有多少时间让他们找出【蓝忘机的目的】。

魏无羡眨眨眼,迟缓道:“……那个你是不是被舍夺了……居然言而无信……”

过了一瞬,他突然反应过来,扭头打量蓝忘机,认真道:“等等,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带‘我’去金麟台?”

蓝忘机低声道:“我带你回云深不知处,不是想把你关起来。”

魏无羡指着屏幕无语道:“可这就是关啊!”

蓝忘机耳垂和脸颊已经是分明的两种颜色,静静看着魏无羡,道:“是藏。”



——————

明明想一章搞定的,还是写不完啊……

——————

题外话……我把忘羡tag里自己看到的【产粮求粮推粮】以外的内容全拉黑名单了,有误伤抱歉,不想在忘羡tag里看到无关的东西。

不到一个月拉黑了快300个ID(这么多我都惊了……)就知道最近忘羡tag有多乱了。


(番外6)夷陵游戏制作组

蓝启仁给蓝忘机下了禁言术。

蓝忘机当然能自己解开,但是解了也没什么用,叔父并不想听他的解释,而且他……其实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聂怀桑的测试结束的挺快,相同的流程走了好几遍,能跳的地方全部跳过后,穷奇道聂怀桑选择让‘温宁’不必顾忌全力反击,于是一个凶尸对上三百号人也游刃有余,在人群里杀进杀出掀飞一片,看的金光善眼热垂涎。‘魏无羡’的对手只有一个金子勋,躲闪起来相对轻松,就没有再像之前一样重伤,只是银铃还是失手遗落了。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喝道:“都住手!”

一个白衣身影轻飘飘地跃下山谷,挡在了魏无羡和金子勋之间。

聂怀桑记着魏无羡的叮嘱,等‘金子轩’一上场,他说啥就干啥,让住手就住手,可温宁停手了,死伤过半的金氏修士在恐惧中却没有那么容易停下,几只流矢朝魏无羡射去。

金子轩正查看场上情形,见状抽剑挑开箭矢,喝道:我说了停下!

魏无羡:我停了,你让他把东西还来!

金子勋举了举那小木盒,嘲讽道:“这是给阿凌的礼物?你不会真以为自己能参加阿凌的满月宴吧?”

金子勋心中气愤,手中一用力,那只装着银铃的小木盒,顷刻间便被捏得粉碎!

——任务失败,测试将重新开始,请测试人员就座

众人扶额掩面无力叹息:金子勋这个坎就过不去了是不是?到底怎么才能出了这穷奇道?!

——第六次测试人,蓝忘机

蓝启仁:……

蓝忘机:……

蓝曦臣:叔父,这……

蓝启仁冷哼一声,站起身甩袖而走——果然是那魏婴做出来的游戏,处处跟他作对!

魏无羡刚刚才放过话,虽然他转头就后悔了——蓝湛还没把百凤山的事说出来,这人最是守信,出去后拼着受家里的责罚也肯定是要过来告诉自己的——现在也不好意思马上就蹭过去逗人玩,只好专心看屏上蓝湛怎么玩自己了。

蓝忘机没有犹豫,下达了自己早就想好的指令:“明日下山,夷陵茶楼,寻蓝忘机。”

江澄这才知道蓝忘机之前想说的并不是让魏无羡去姑苏,而是因为蓝忘机知道他第二天会出现在夷陵茶楼。

江澄皱眉略有不解,蓝二公子最近在夷陵出现的次数也太频繁了吧。

第二日魏无羡一人下山,在(当日阿苑抱住含光君大腿认爹的)街上驻足停留,突然捧腹大笑。

魏无羡也是想起了那段经历,忍不住跟着游戏中的自己一起笑出了声。

没人知道他在笑些什么,蓝忘机微一愣怔,便明白原来那日他早就在一旁看笑话,无奈摇头。

大笑过后魏无羡转身进了茶楼,一眼就看到了蓝湛。

魏无羡:蓝湛!这么巧?

蓝忘机:嗯。

魏无羡:可惜……

蓝忘机:可惜什么?

魏无羡:你儿子今天没跟我下来,你见不到他啦!

此话一出,信息量太大,密境内又诡异地安静下来。

魏无羡的笑声就没停过,这阵突然的安静总算让他察觉到了哪里不对,环顾一眼,众人一言难尽的目光几乎全聚到了他身上,没有几个去看含光君的。

江澄知晓这八成是魏无羡在胡说八道,冷笑道:“你在乱葬岗上给蓝二养儿子?蓝家怎么他了自己不会养?”

沉默一阵,蓝忘机才接道:是你生的。

满场吸气,抽气声,魏无羡终于笑不出来了。

魏无羡呛了一声,摆摆手示意投降:含光君威武,夷陵老祖输了输了,一败涂地。

看来含光君跟夷陵老祖生了孩子是在开玩笑?也是,魏无羡再厉害也是个男人,那孩子应该是指乱葬岗上那个唯一的小孩了。

魏无羡:对啦,你怎么会在这里,又是夜猎路过吗?

蓝忘机:嗯。

魏无羡:什么东西?难缠吗?夷陵我熟啊,要不要我帮你?

蓝忘机:……不必,已经结束了。

魏无羡:这样啊。哎,蓝湛,我去买点东西,你要是有空不如陪陪我,替我做个参考?

蓝忘机:好。

灵宝阁内,蓝忘机陪同魏无羡挑选给金凌礼物的挂件。

“说起来,你们知不知道,据说这场满月礼……请了一个人。”

“谁?”

“魏无羡!”

 灵宝阁内沉寂一瞬。

 有人不可思议道:“这……我还以为只是瞎传的,难道真的请了?!”

“请了!”

 有人不可思议道:“兰陵金氏到底是怎么想的?魏无羡之前在穷奇道滥杀无辜的事他们忘了吗?”

“请这样一个人去参加金凌的满月礼,谁敢去啊?反正我自己是肯定不去的。”

蓝忘机听得眉间微蹙,魏无羡正拿起一枚白玉流苏坠子细看,不察他神情变化,问道:这个怎么样,好看吗?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嗯?

蓝忘机道:满月礼那天……我来接你去金麟台可好?

魏无羡:当然好,再好不过!你看我要离开那么远,随便得代替我阵在乱葬岗,我本来还以为自己得走着去呢,那就多谢含光君啦!不如回程也请含光君送我?

蓝忘机:你真的愿意让我帮你?

魏无羡:当然。

蓝忘机:……魏婴,那就和我回姑苏。】

蓝忘机耳尖泛红,替游戏里的魏无羡做了决定。

魏无羡眼神变冷,两人之前相处时轻松明快的气氛肉眼可见的凝滞。】

【魏无羡什么也没说,返身出了灵宝阁,只当今天没见过这个人。蓝忘机追到门口看他气冲冲的背影失落地低下头。】

【变故突生,魏无羡身前一条巷子内犬吠声暴起,紧接着几十条凶恶狼犬冲出,见人就扑,魏无羡首当其冲不及躲避,被扑倒在地。】

【蓝忘机飞身追上,剑柄横扫,后面几只扑来的恶犬不等落地又被劈飞,撞倒魏无羡的那一只被蓝忘机掐住脖颈扔出了画面不知生死。】

【蓝忘机神情惶恐,将晕倒过去的魏无羡环肩抄腿抱起,一番挣扎犹豫后下定决心,御剑朝姑苏而去。】

蓝忘机避开山门中的巡逻弟子,把魏无羡偷偷安置进了一处名为《静室》的居所。

这一连串游戏画面已经把大多数人都弄懵了。

夷陵老祖畏犬之前已经有过提示,还不算太吃惊——虽然没想到会怕到吓晕过去的程度。

那个回姑苏算是怎么回事,听着真的很像‘跟我回老家结婚’啊……难道是‘请朋友去家里坐坐’这种意思?夷陵老祖看着和含光君的关系不差呀,有必要这么生气?含光君又做什么要偷偷摸摸把人带回去搞得见不得人似的?

魏无羡在静室醒来后因为陌生的环境迷茫了一阵,只是太过明显的蓝氏风格让他很快就猜到这是进了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蓝湛!

魏无羡:蓝忘机!

蓝忘机把人关入静室就不知道去了哪里,魏无羡找了一阵,发现陈情和身上带的符篆法器全都被搜走了。静室所有出入口都设有灵力禁制,魏无羡身无灵力,没法解开。

从狗吠起魏无羡就吓得提脚缩进座椅僵成一团,幸而狗很快被‘蓝忘机’赶开,可是‘自己’居然吓晕过去后还要被蓝湛带回云深不知处,明明蓝湛他是知道怎么上乱葬岗的!

魏无羡气恼地磨了磨后槽牙,这游戏设定到底在搞什么鬼?

——进入隐藏剧情,隐藏剧情通关视为完美通关。

——任务目标:找出蓝忘机的目的。

让含光君找出含光君的目的?那不是太简单了?看到通关的希望了!



——————

我是想不到穷奇道有什么完美通关法了,让含光君来结束这个副本吧……卡文卡的都不知道在写啥

摸只少年羡,御剑姑苏看蓝朋友

“蓝湛,想不想我?”

“来抱一个?”

惊了,现在这么容易就翻了?

……我明明没怎么样啊……

婚后忘羡太甜了……不敢写,画一画

(番外5)夷陵游戏制作组

第五次测试人,是聂家一个小门生,聂怀桑大喜道:“终于到我们家啦!我让你干啥你干啥,知道不?”

聂明玦兀自闭目养神,没有接手的意思,大概是对“游戏”这种操控别人的玩法有些抵触,并不想参与,聂怀桑既然有兴趣,就随便他闹腾了。

聂怀桑清清嗓子,问道:“你问它,游戏中金子勋身上的千疮百孔是谁下的?”

——观音庙剧情副本未开启,无法解答

没人期待他能玩出什么来,见他问出这么个问题,倒是有些意外,可惜黑屏没有给出答案。

聂怀桑也不失望,这个解答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他合起扇子敲敲手掌,语气轻快:

“至少魏兄以后应该是找到答案了。就是不知道这观音庙剧情是什么时候的事。”


金光善从看到测试内容是穷奇道时面色就有些阴沉,一反常态收起惯常挂在面上的和善笑容,安静坐在兰陵金氏阵营里观望事态发展,现下终于开口道:

“未来之事虚无缥缈,魏公子,你还是先该给我一个解释吧。为何画面上看来,魏公子会神志不清,我儿不过与你争执了几句,你就驱使鬼将军杀害子轩?你这样暴躁易怒,阴虎符在你手中,我们如何放心?如果某天玄门百家与你产生口角,你是否也会暴起伤人啊?”

魏无羡低头时错过了那一段画面,闻言看向温宁——无法做出表情的苍白面孔随着低头的动作被发丝隐去,他缩在温情背后,声如蚊蚋:“公子,对不起……”

魏无羡摇摇头道:“……不是你的错。”

他心头沉坠,脸色郁结凝重——难道他真的会失控?如果他真的杀了金子轩,师姐怎么办,阿凌怎么办?他的脾气是比以前差了很多,看来阴虎符对他的影响超出预估太多,不能再留了。

魏无羡转头看金光善,冷然道:“不错,未来之事虚无缥缈。金宗主又如何因此问罪?至于阴虎符就不劳金宗主惦记,我正有意销毁,诸位若不放心,待我定下毁符之日后可亲上乱葬岗旁观。”

四大世家各怀心事,除了金光善有意阴虎符闻言面色阴霾,蓝氏中蓝启仁与双璧三人避开众人似乎在商量要事,江氏姐弟加一个硬挤进去的金子轩也正围成一圈说话,只有聂氏还在聂二公子的带领下专心游戏了,不过聂怀桑现在比起游戏,好像对提问更有兴趣。

此时聂怀桑又让门生问道:“游戏中……有聂家刀灵问题的解决之法吗?”

——清河聂氏功法金丹初期易受刀灵侵扰,境界提升后可化解

聂怀桑突然激动不已,聂明玦也睁开眼看向黑屏。

“境界如何提升?”

——该问题与游戏无关

聂怀桑一拍脑门,重新问道:“游戏中金丹初期后境界如何提升?”

——解地锁,淬金丹;破天关,渡劫雷

“游戏中,地锁和天关在哪里?”

——游戏主线未完成,该问题无法解答

聂怀桑心头雀跃,凑近魏无羡道:“魏兄,这游戏是你所做,你觉得这地锁天关一说,有几分可能?”

魏无羡略一思索,心中浮现一处地名。

他道:“天关我尚不知,地锁的话,其实有个地方我很在意。乱葬岗上有一处血池,深不见底,我一直想知道底下通往何处,若游戏所述为真,世间真有地锁,此处的可能性不小。”

聂怀桑道:“魏兄……我有个想法……“

魏无羡道:“巧了聂兄,我也正有此意啊!”

两人相视一眼会心一笑,顿时臭味相投颇有些知己之感,就差如同从前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那般勾肩搭背了。

“让魏兄下血池探探!”

反正是游戏,出了意外也没事!

——游戏主线未完成,该地图无法进入

魏无羡聂怀桑齐齐歪倒在各自座位上,不能作弊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无法满足好奇心,魏无羡郁闷道:“这就没意思了啊!”

聂怀桑想得开一些,安慰道:“算啦,这次透露的讯息已经不少了,而且既然是淬金丹,魏兄贸然潜入也不一定会有收获的。问了半天,我还是先玩吧。”

魏无羡摆摆手道:“你随意……要是再遇上金子轩让着他点,他死了我师姐难受。”

聂怀桑道:“知道知道,而且他死了测试也得失败呀!”

魏无羡恍然道:“也是,我这记性……“

聂怀桑道:“对了魏兄,你记得温宁有说过15级后开启主线任务的吧?”

魏无羡道:“记得啊。”

聂怀桑道:“我之前以为主线就是射日之征,没想到后续剧情还不少的样子,你说这游戏主线到底是什么呢?”

魏无羡正要答话——

“荒唐!”

一声咆哮压过了在场众人的窃窃私语,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到了姑苏蓝氏。

一时间鸦雀无声。

那可是蓝启仁啊……而被他大声训斥的居然是他的得意门生蓝忘机??

蓝启仁脸色涨红,一对胡须气得一颤一颤,语气极为严厉地训斥蓝忘机:“从现在开始你一个字都不必再说!就在此处坐着不许走动,待出了外面你给我马上回祠堂领罚!”


聂怀桑奇道:“蓝老头气得不轻啊,气都喘不匀了,含光君是犯他什么禁了?”

魏无羡也是吃了一惊:“小古板能犯什么错?我过去打听打听——”

聂怀桑拉了他一把,劝道:“魏兄,我看那蓝老头时不时瞪你一眼……你现在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魏无羡停下脚步,眉间紧蹙,一种说不清的情绪突然冒了上来。

因为这千年后的机缘,玄门百家对他有所改观,但在世人眼里……他仍旧是邪魔外道。魏无羡不是不知道这点,可这大半个月里蓝忘机与他重修旧好,他自己一片欣然,倒是忘了蓝启仁本就看他不顺眼,眼下光风霁月的含光君时常出没乱葬岗与他同流合污,怕是早就憋着一口气。

也不知蓝湛刚才说了什么,让他叔父气成这个样子……难道没理由教训他,就把气撒到蓝湛身上?

他不由往蓝忘机处又走了几步,却被蓝曦臣拦住。

魏无羡迟疑了,暗想:难不成真跟我有关?

蓝曦臣道:“魏公子,叔父正在气头上,你还是先不要过去吧。”

魏无羡道:“泽芜君,我……蓝湛他是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

蓝曦臣面带愧色,道“此事虽因魏公子而起,但错在忘机一人,有错当罚,魏公子无需介怀。”

魏无羡怀疑自己听错了,也没看懂蓝曦臣面上愧色何来,闷声道:“蓝湛他有什么错……从前在云深不知处就是我缠着他胡闹,泽芜君你是知道的。既然你们不愿意我跟他来往,从今往后我离他远远的便是。”

他说完便真走的远远的坐下,没有再回头看蓝家人一眼。

蓝曦臣苦笑道:“魏公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我们不能看忘机越陷越深了。”




——————

为了不让剧情变流水账只好加点狗血调调味……我写东西真干巴巴的。

蓝曦臣和魏无羡说的其实不是一回事……

没人相信夷陵老祖会喜欢男人,蓝家人也觉得是蓝忘机自己误会了,人家把你当朋友,你却想娶他?

所以叔父才忍不住骂“荒唐”